政务网首页  |   收藏 

“共享潮水”退去 谁为押金保驾护航?

来源 :中宏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7-11-22

“当潮水退去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”

随着悟空单车和町町单车倒闭,酷骑单车押金被“清零”,小蓝单车陷退费僵局,在春夏时节“颜色已经不够用”的共享单车,似乎更比季节更早一步进入严冬。作为共享单车领域最受关注的问题——押金,又一次在这个冬天走进了公众视野中。

事实上,狂欢后的清场早有预感。依靠阿里和腾讯两大资金背景的加持,第一阵营的摩拜和OFO都顺利完成了前三轮的融资。小蓝单车仅仅获得过可怜的4亿人民币A轮融资后,便止步不前,而有的共享单车甚至还没等来资本的垂青就已经倒在起跑线。这些也一再证明,没有“大金主”当靠山,光是死磕技术无法完成疯狂的市场扩张,“重视车身质量和用户体验”最终证明也只是口号。连好好把钱还给用户这个“临终情怀”都做不到,小蓝单车的倒下换来的更多只是一句“活该”。

此前,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——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总结:“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”,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,用户的余额、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。虽然最早倒下,但干干净净的离开,相比后面扯不清的这几家,也算破产单车界的一股清流了。

清流也好,“无情怀”的浊流也好,暂且不去评断,然而,其背后的押金问题带来的危机已经不容回避。

根据媒体发布数据,截至2017年3月,摩拜押金规模超30亿元,ofo超25亿元,其他收取押金的企业,如小鸣、小蓝、智享等,共享单车的市场押金总量约60亿元。而以市面上的“主流颜色”为例,摩拜押金为每人299元,ofo单车押金为99元,小鸣单车押金为199元,优拜单车押金为298元……几个颜色取下来,部分消费者仅押金已经支出了近千元。

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来为共享单车辩解:作为分享经济的样本,真正想要做大的共享单车不可能只靠押金度日。但也不排除,一些共享单车从一开始就把主意打在押金上。而这带来的问题无疑就是,当共享单车的运营无法维持时,当押金已被挪用时,必然带来押金无法退回的问题。如今,随着共享单车的发展进行拐点,这些问题早已逐渐浮出水面。

60亿元的押金总量让分享单车自现世伊始就背离了当初的分享属性,跑偏成了“类金融”产品。当企业运营良好时,押金所带来的投资效益可以返还到用户身上,维系着大量的优惠,可一旦资金链破裂,大量的押金无影无踪,买单的只有消费者。

面对退押金的困局,酷骑公司被罢免的前CEO高唯伟曾对媒体表示,即使未来酷骑倒了,用户的利益还是能够基本得到保障的,大不了最后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回家,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,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。可显然这不是解决之道。

现实中,小蓝单车的APP中,干脆连“退款信息”的界面都消失了,而酷骑单车还要求只在北京总部进行押金退款,且要求出示身份证、户口本乃至结婚证等,甚至衍生出了代办的黄牛党。这些问题,带来越来越大的质疑:以押金来参与的共享模式中,谁来为用户的押金保驾护航?

其实,早在今年8月由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推出的鼓励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文件中,就曾明确提出:企业已收取押金或预付资金的,要设专用账户,专款专用,并完善退还制度,接受主管部门监管。遗憾的是,从目前的情况看,有关部门的监管远未落到实处。比如在酷骑单车的手机APP里,在“我的押金”那一栏,明确写明“银行存管、安心放心”。可现实却是平台倒闭,用户押金难退。

这不仅是共享单车一家的风险,更是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风险。这两年,共享单车的大热,带动了其他共享经济圈的小伙伴,共享充电宝就是其中一个。这个领域在短时间内集聚了大量的眼球,大量的资金,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多的负面信息。作为用户,可以租用的充电宝的确可以解决燃眉之急,谁都有出门手机没电或没带充电宝的情况。我们为能够想出这种共享模式的点子点赞。但是,共享充电宝在推广中,同样遇到的关于押金的质疑,让其很难再有继续发展的空间。

被妖魔化的押金,偷换了“共享”的概念,异化成了资本逐利的工具。监管层应及时制订各项规章制度,将监管端口前移,用法规约束并防范“伪共享”乱象。可喜的是,眼下某些共享单车品牌已经宣布开启免押金模式,只要用户信用够好,就可以免押金使用共享单车。

只有共享经济回归本质,才能真正解决用户痛点。

文章关键字: 单车 押金 酷骑 颜色 悟空